歡迎訪問諸暨在線文學專區! 諸暨在線人才交流網 | 諸暨房網 | 購車網 | 五金機電市場 | 油漆市場 | 珍珠市場 | 襪業輕紡市場 | 五金水暖市場 |
 
諸暨資訊 | 政府部門通知 | 公共服務中心 | 招投標信息 | 百姓論壇 | 便民服務 | 法律咨詢 | 諸暨概況 | 諸暨旅游 |
諸暨商訊 | 二手市場 | 網上商城 | 互助信息 | 交友中心 | 許愿墻 | 文學頻道 | 攝影專區 | 諸暨QQ群 | 企業建站 |
我要投稿
 
《曠世戀情》推介(中)
作者:草木皆醉  2019/12/16   被瀏覽 969 次  評論 0
 《曠世戀情》推介(中)

【06魂牽夢繞的聲音出現了】茅君瑤打定主意留在美國找她,便找了個管家的工作,一邊想辦法四處打聽余其濂的下落。找了一年多,一點進展都沒有。又托人去臺灣打聽,都是“不知人在何處”。她琢磨著:他應該還活著,只是不知道下落。這個結論讓她興奮得睡不著覺。

到了1995年年底,終于有朋友反饋信息說,余其濂還活著,在加拿大。茅君瑤放下電話,痛痛快快哭了一場。整整十天,她都精神恍惚,只有一個信念,找到他就回中國,以后也不會再來美國了。

在美國等了兩個月,卻沒有更多的消息。茅君瑤的一個兒子在加拿大溫哥華,于是就馬上寫了一封長信,告訴她和余其濂的故事,希望他能理解和幫助。

1996年2月7日下午兩點鐘,茅君瑤正在畫畫,電話鈴響了。對方一口好聽的普通話,自報家門是余其濂,問有沒有一個叫茅君瑤的女士。聽到他的聲音,茅君瑤整個人都在發抖,一句話都說不出來,扶著墻壁嚎啕大哭。五十年啊,人生能有幾個五十年?半個世紀的思念和著淚水傾瀉而下,哭得她肝腸寸斷。電話那頭,他也在痛哭,一邊哭一邊說:“小瑤不要哭,聽話,小瑤不要哭! 他的聲音還是那么好聽,說話的語氣、語調還和五十年前一樣溫柔。他說他一直在后悔,為什么當初那么食古不化,堅持要她回杭州取一封托孤信,他對不起她。她說是她不好,當初為了勸父母留在杭州,耽誤了去上海的時間。

放下電話,她滿腦子都是他的聲音“小瑤,不要哭!倍嗍煜さ脑捬。五十年前,她一哭,她只要這樣哄她,她就會伏在他的懷里慢慢停止哭泣。

晚上睡在床上,根本誰不著,興奮啊,一個人瘋子一樣又哭又笑,老覺得像在做夢。直到第二天九點鐘,他的電話又來了,他才相信這是真的。

那三個月時間,他倆簡直到了瘋狂的地步,每天一封長信,每天講兩個小時的電話。他問她當時為什么一直不去上海?她家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,需要一個未成年的小孩去處理?

【07要到委托書,卻回不去了】1949年4月6日,茅君瑤從上;氐胶贾,發現父母準備去香港,東西已經整理打包了,放在客廳,就等她回家。她突然想起之前姐姐從四明山托人帶來一封信,說如果發現父母要離開杭州,讓她想盡辦法留住他們,為新中國效力。她趕緊騎自行車去藝專找姐姐的好朋友地下黨曲庸。曲庸花了三天時間找到一份共產黨對民族資本家的政策:要保護、團結和發展,是朋友,不是敵人。她把政策交給父親,勸父親留下來。

4月17日晚上,父親經過幾天幾夜的考慮,終于留下來不走了。18日早上,她請求外婆幫她向父親討那封委托信。父親開始的時候,還是很溫和地向媽媽了解余其濂的情況,一聽到是個空軍,就從沙發上跳了起來。說發過誓,絕不讓女兒嫁給軍人。

4月20日,廣播突然發布消息,國共和談破裂了。茅君瑤傻了,急得直哭。23日,她決定去求父親,就算被父親打死也一定要去上海找余其濂!父親正在小客廳里聽廣播,她沖進去跪在他面前,求她成全。媽媽也跪下來求他。外婆也說,如果不同意,祖孫三個就死在他面前。父親看女兒這么堅決,流著淚沖上樓去,寫完那封委托信就出門了,讓母親轉告女兒,不要再見他了。

這封信,她至死都不會忘記:“其濂賢侄:我將小女君瑤托付給你,望你善自待她,望至愛至深,白頭偕老。茅仲復 托于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三日”拿到信后,茅君瑤淚如雨下。堅持要等父親回家和他告別后再走?墒堑攘藘商,父親都沒有回來。

26日,她背了個小包袱趕緊出發,里面是她倆的三年通信和日記,還有父親的委托信。城站火車站人聲鼎沸,亂作一團。售票臺貼著告示:“滬杭線暫停,請勿再敲門!彼粗,腿都軟了,人直往下蹲。在站臺等了一個多小時,不死心,又沿著鐵路路基往前走,迎面都是逃難的人,只有她一個人往北走。一直走到天黑,走不動了,絕望地坐在路基上痛哭。過路的人都勸她:“小姑娘,解放軍已經到余杭了!彼坏檬Щ曷淦峭刈,跌跌撞撞,像一個游魂一樣。等到走回家,天快亮了,雙腳全是泡。她敲開門就到下了、

【08離開杭州去找他】茅君瑤大病一場。她開始絕食,不想活了。因為,一直以來,余其濂就是她的父親、兄長和戀人。沒有他,人生就沒有方向了,自己也沒有靈魂了,失去了活下去的意義。同學勸她:也許他沒走呢,你死了就真的找不到他了。

杭州再也呆不下去了。病好后,她去辦理退學。教授勸她。她說:我不要做畫家。此生一定要找到他,相信他有一天還會飛回上海。

1949年11月22日晚上,沒有留給父母一句話,和藝專的同學告別后,直接從平湖秋月的藝專乘三輪車悄悄去了城站火車站,只帶了他給她的信——已經裝訂好的三大本藍色信箋。她的心已經痛到沒有知覺;疖囬_動時,一滴淚也沒有掉。到了上海,在朋友幫助下,考入話劇院。1952年,又調到歌劇院,不得不把那“三大本”全部燒掉,邊燒邊哭,感覺自己的魂也一起被燒掉了。那個被寵愛的小女孩在這一刻死了。

剩下的人生路,荊棘密布。當時受姐姐之托、被她苦勸留下來的父親被當作反革命進監獄,后保外就醫死在家里。母親被打成極右反革命分子,到農場改造,后死于癌癥。她覺得很對不起父母。文革時,歌劇院也受到沖擊,她成了被批判對象。等運動結束了,婆婆和丈夫又病了。她一邊工作一邊跑醫院,照料兩個病人。那十多年,她整個人都熬干了……等到終于可以自己支配了,她把少年時候丟了的繪畫重新撿起來——這是他當年對她的期望。還有一個心愿,就是找到他。(待續)

 
評論 0 篇
發布評論
作者:
郵箱:
主題:
驗證碼 點擊可刷新
 
 
 
地址:浙江省諸暨市暨東路70號諸暨日報報業大樓 客服電話:0575-87020951 87016337 87013038   聯系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 
广西11选5在线人工计划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下载四人 篮球鞋网 永利官方棋牌网投 千炮捕鱼(破解版内购) 大连娱网棋牌 荆门股票配资 澳洲幸运分析软件官方下载 捕鸟达人破解版游戏下载 黑桃棋牌游戏 c罗意甲射手榜排名